水浒中的马

水浒中的马
水泊梁山  梁山水泊本是济宁治下的一个水乡,方圆八百余里,中心又有廖儿洼、宛子城。由于地形险峻,山下有湖,易守难攻,因而白衣秀士王伦与杜迁、宋万纠集了七八百名小草头神,在此打家劫舍。许多冒罪之人,也来这儿躲在流亡。当然,这些流亡之人,必是才干本事在王伦之下的,要不,王伦也容不下他。  绿林豪杰,扯旗吼叫,纵马挺枪,方显英豪本色。枪与马,是英豪豪杰的标配。而马与人的联系最为亲近,是能够托付存亡的灵性动物,英豪豪杰每以手足视之。自古以来,名马很多,美谈频传,赤兔的卢,昭陵六骏,名扬后世。  梁山豪杰一百零八人,各有其胯下坐骑。而宋江坐骑照夜玉狮子马,更是触动豪杰之心,可称为水泊梁山故事的一条主线。  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因罪刺配沧州,便是看守军马草料场。风雪之夜,林教头打酒归来,栖息山神庙,被陆虞候烧了军马草料场,无法落草梁山,暂时容身。这以后晁盖等人劫了生辰纲,犯下大罪,上梁山避罪。林冲火并了王伦,推举晁盖为山寨领袖。此刻,梁山豪杰并巨细喽罗一众草头神七百多人。  由于新头目的发作,水泊次序草定,巨细头目一众草头神都来参拜。晁盖教把生辰纲上劫来的金银财宝都分了,又棰牛宰马,道贺聚义。如此,在梁山水泊,马匹不单是众位豪杰的坐骑,还可用来供给肉食。山寨上还有猪、牛、羊。最初杨志来山上,王伦叫朱贵宰羊招待。晁盖等人初来时,山寨里也仅仅宰了两端牛、十只羊和五头猪做宴席。晁盖一来,便要杀马,可见山寨马匹之足用,又为后文盗马、夺马张本。能够说,晁盖因马而死。  济州府尹闻说梁山新有贼寇入伙,便派遣团练使黄安率兵前往缉拿。黄安率一千余人马,又拘集渔户船舶,两路攻取水泊梁山。水路自石碣村进攻,却不料阮氏兄弟本是水里讨生活的,一众豪杰们大北水路官军,生擒了黄安。陆路上由林冲带领豪杰们迎敌,尽夺敌人战马。晁盖、公孙胜等都骑马挺刀来接应,五六十个侍从里,倒有二三十匹马,马队份额占了一半。  水泊梁山组团的第一仗,就夺得了六百余匹好马。书里标明,这是第一个上梁山的林冲的劳绩。马匹来历不仅仅战事,还有劫掠客商而来者。就在大北黄安的庆功宴会时,朱贵又劫了一队客商,得了二十余车金银财宝,四五十匹驴骡头口(后文称马匹头口)。  为道贺成功,晁盖命杀牛宰马,更是备了新鲜的莲藕鲜鱼、时新的梅李桃杏枣柿、自养的鸡猪鹅鸭,大摆筵席。至此,梁山已有十一位英豪,规划草创。晁盖也就组织世人屯粮、造船、制办军火,组织寨栅、城垣,添造房子,整理衣袍、盔甲,打造枪、刀、弓箭,开展山寨工作了。  话说有一天,宋江率梁山众豪杰去远处掠战归巢,行至水泊边大道上,有一位黄毛大汉从道边闪出,奔了宋江纳头便拜。此人本涿州人士,名段景住,是位盗胡匪,由于生得赤发黄须,得了个外叫喊金毛犬。这年春天去北边枪杆岭盗了一匹金国王子的坐骑,名叫照夜玉狮子马。据段景住描述,此马白如雪练,头至尾长一丈,蹄至脊高八尺,能日行千里。不料通过曾头市村时,被村霸曾家五虎抢了去。段景住逃出来,正遇到宋江人马,便说投靠之意,说这匹马本是要偷来献给及时雨宋公明的,无法被曾头市夺了去,又说了些曾头市的坏话。  其实这段景住是被曾头市抢了马,愤慨不过,遇见宋江,才急中生智,说要投靠梁山,偷马给宋江的。量自己没身手夺回来,不如卖个情面,若宋江夺回马,自己也能泄愤。倘早有心投靠,梁山本是晁盖为领袖,如何不献给晁盖?  宋江也必定是喜其机伶,才带回山寨。宋江此行在芒砀山收伏了范瑞、项充、李衮,宋江组织三人与晁盖等头目见了。段景住也一起参拜了。可见宋江并未以豪杰视之。  宋江回山,仅仅组织李云、陶宗旺监工添造房子,以收纳四方豪杰。段景住见没有动态,又在宋江面前想念照夜玉狮子马的优点。宋江只好派了自己一系的神行太保戴宗去曾头市打听马的下落。孰料戴宗去了四五日,报答那匹马已成了曾家五虎功夫教师史文恭的坐骑。又说曾头市正集合人马,要扫荡梁山水泊,剿除晁盖,生擒宋江,活捉吴用。  一场因马而起的大战由此发作,与前次时迁偷鸡引起的祝家庄之战相同。此战本由宋江而起,晁盖却组织宋江看守山寨,自己率五千军马下山打曾头市,不料出师不利,被骑照夜玉狮子马的史文恭用毒箭射中脸颊。  弥留之际,晁盖留下遗言,说,若哪个捉得射死我的,便叫他做梁山泊主。  山寨不行一日无主。众头目推举宋江暂坐了第一把交椅,单等那捉了史文恭的豪杰。宋江改换门庭,改聚义厅为忠义堂,组织众头目一应事物,段景住被分配与杨林、石勇去北地金国收购马匹。  后来,梁山上又添了很多豪杰,有一位河北的卢俊义,在攻击曾头市的战役中,活捉了史文恭,夺回了照夜玉狮子马。  依照约好,自当卢俊义坐梁山第一把交椅。但卢俊义自忖不能安服世人,死活不愿。在通过一番争论之后,又以东平、东昌两府为赌注,由宋江、卢俊义抓阄儿,各打一府,先破城者做梁山寨主。  所以,宋江组织吴用公孙胜关胜呼延灼等二十五员头目随卢俊义攻击东昌,自己率林冲华荣刘唐史进等攻击东平。论武将,两路戎马平起平坐,但卢俊义师多了智多星吴用,技高一筹。不料那吴用在卢俊义师中,并没出谋划策,却是宋江,凡事都备细书写与吴用知道,尺书匹马,交游两军中。待到宋江攻东平府已下,卢俊义却连输两阵,在宋江军协助之下,才破了东昌府。  至此,宋江心安理得地坐了寨主之位。那匹照夜玉狮子马,也成了他的坐骑。在梁山泊十面埋伏战童贯一章里,写“那正中销金大红罗伞盖底下,那照夜玉狮子金鞍立刻,坐着那个有仁有义统军大元帅”,这位统军大元帅,正是宋江。  名马有主,豪杰皆奔山寨,凑足了天罡地煞一百单八将之数。  山寨豪杰攻破东昌府之后,张清向宋江推荐了一名东昌府的兽医皇甫端。书中写此人善能相马,知得头口寒暑病症,下药用针,无不痊可,真有伯乐之才。皇甫端碧眼黄须,貌若番人,称为紫髯伯。皇甫端既至,宋江大喜,因命他专攻兽医一应马匹。  梁山故事以照夜玉狮子马开端,以马医皇甫端收尾。金圣叹先生批注说:“一百八人而以相马终之。岂非欲令读者得之于泾渭不分之外也?”相马术是古代兽医的一门重要课程,是以马的外形来判别马之良驽的。相马术是与相人术一起开展起来的。原始的相人术,是先贤在阅人很多之后,关于人之贤佞、健康与否,逐渐堆集完善起来的一些规律性的东西。《大戴礼记》云:昔尧取人以状,舜取人以色,禹取人以言。这便是古人以容貌与言谈举止相人。在梁山豪杰凑足了天罡地煞之数后,以一位兽医收尾。作者如此组织情节,便是说,人君要有相马之才,合理使用人才,德者用其德,能者用其能,才者用其才,即无德无才无能者,也可用其力。要识人知人,得像皇甫端相马相同,细查其行止,祥参其言谈,方能识其良劣。良马唆使之,驽马宰食之,做到马尽其用,量才录用。“夫支离臃肿之才,未必无舟车之用;而啼啮嘶喊之疾,未必非千里之力也。泥其外者,未必不金其里;灶下之厮养,未必不能还王于异国也。惟贤宰相有破格之识赏,斯百年中有反常之报效。但是世无伯乐,贤愚同死,其尤驳者,乃遂走险,至于势渍事裂,国家实受其祸,夫然后叹吾真失之于泾渭不分之外也。嗟乎,不已晚哉!”  (挑灯读青史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